云南省原外经贸厅长彭木裕的犯罪轨迹

发布时间:2019-06-28 09:51:52 来源:乐平律师网

云南省原外经贸厅长彭木裕的犯罪轨迹

改善了职工福利 却听不到一声赞扬

命运时常捉弄人。2002年5月,彭木裕被有关部门调查之前一个多月,还被云南省检察院作为经济专家邀请来,向检察官们传授WTO的有关知识,他生动的授课方法给检察官们留下了较深的印象。未曾想到,时隔不久,彭木裕再次走进检察院,身份已经变成了涉嫌受贿和挪用公款的犯罪嫌疑人。

云南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是主管全省对外经贸与经济合作的省政府职能部门。它位于春城昆明环城南路和北京路交叉口的东附楼,因地处繁华地段,用于出租的临街铺面一直受人青睐。

1998年2月,彭木裕走马上任云南省外经贸厅厅长、党组书记后,很快就在党组会上提出了提高机关职工福利的想法,具体目标是每人每月增加福利150元。为此,他要求机关服务中心搞好对东附楼的整体出租。

没过多久,东附楼在彭木裕的关注下顺利完成了出租工作,所谓的机关福利也随之有了改善。但诸如“转租是谁在操办?有什么内幕?”的疑问和猜测却越来越多,紧接着,一些知情人向有关部门进行了举报。

为什么改善了职工的福利,却得不到大家的赞扬和好评?此事经省纪委和云南省检察院共同调查,发现了彭木裕的一些“工作技巧”。

原来,关于东附楼的出租,彭木裕曾对机关服务中心作过明确指示:“有家公司很有经济实力,在新加坡有上千万元的资产,不会发生拖欠租金的问题,这比那些租金出得高却不能按时支付的公司要稳妥多了。”按照彭木裕的授意,机关服务中心最终选定了这家公司作为承租方。

事后据调查

,这家公司的合伙人中就有彭木裕的妻子程楠。1998年,经彭木裕同意,机关服务中心收取该公司1998年6月至2002年6月4年的房租费共计344.7万元。之后,该公司转手将东附楼转租给了中国银行某支行,其4年的房租收入为680万元。也就是说,程楠所在的公司净赚房租差价335.3万元。

云南省检察院认为,就东附楼出租一事来看,彭木裕为配偶经商提供便利和优惠条件的行为,是严重的违纪行为,但以罪论处的法律依据尚显不足。但是,对于其后发生的事,彭木裕就难辞其咎了。

黛安娜红酒坊有个动人的女老板

彭木裕的堕落,还得从一段爱情故事说起。

几年前,在昆明市某闹市区,有一家名为“黛安娜红酒坊”的地方,那里每天宾客盈门,生意火爆。彭木裕就是这家“酒坊”的常客,人们经常能看到他在这里吃饭应酬的身影。

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这家“酒坊”是个女人的杰作。她叫程楠,年不过40岁,相貌和举止超凡脱俗,显得不同凡响。在昆明的商海里,程楠算是屈指可数的女人,除开了几家规模不小的公司外,还分别拥有几家红火的餐厅和酒吧。事业成功的她惟一的苦恼就是“知音难觅”。

彭木裕是1994年4月来到昆明工作的,刚来时他出任省外经贸厅副厅长。在一次与外商谈判的商务活动中,彭木裕认识了酒坊女老板程楠,彼此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后来,每遇彭木裕有接待工作,总会安排在程楠的酒坊里进行,程楠优雅的微笑和得体的应酬,让彭木裕的内心充满了恬适与欣慰。久而久之,两人对视的目光中便不知不觉多了些楚楚风情……

发现自己爱上了程楠,彭木裕果断地与北京的结发妻子结束了长期不和的婚姻。与温柔可人的程楠在一起,彭木裕觉得生活是那么丰富多彩,充满了诗情画意。每个周末,他们都会到一个著名的高档休闲场所打高尔夫球,尽情享受二人世界的甜蜜。尽管两人都是再婚,但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却使双方都十分珍惜这次婚姻。程楠给予彭木裕的是生活中无微不至的关爱,而彭木裕的回报,则是对妻子极大的呵护与服从。

二人被分别关押在两个看守所后,只要一听有人提到对方的名字,二人都会顿时泪流满面,总会不断地询问办案人员:“她(他)好吗?”特别是程楠,她常对检察官说的一句话就是:“我真不知道这样做会害了他,要是早知道,说什么我也不会让他去做!”每次说到此,程楠都是泣不成声。

为妻子彭木裕都做了些什么

彭木裕都为妻子程楠做了些什么?

自1995年1月彭木裕与程楠结婚后,两人一直住在程楠的一处旧房子里。按照政策规定,没有享受福利分房的彭木裕可以领取一次性购房补贴,他俩就计划着再买一套房子。1998年,他们在银海温泉花园买下了一套价值约90万元的房子。装修了8个月后,1999年1月的一天,一向很讲究生活品位的程楠对彭木裕说:“我想到香港去买一些家里用的东西,如果你在香港有熟人的话,帮我联系一下,我到那边也会方便一些。”

彭木裕一听,当时便想到一个人,她就是香港商人、昆明佳华屋业开发公司的董事长邹丽佳(另案处理)。自己也算“有恩”于她,彭木裕想

云南省原外经贸厅长彭木裕的犯罪轨迹

,只是让她给老婆带带路,应该没什么问题。

彭木裕所说的“有恩”,是指前一阵世界最大的零售商业企业“沃尔玛”公司,有意到昆明建立合资经营公司的事。那时,“沃尔玛”公司的股东、佳华公司董事长邹丽佳在个别部门遇到了阻力,曾冒昧地敲开彭木裕的办公室房门,请其帮助解决问题。考虑到引进“沃尔玛”对昆明是件好事,彭当即向素不相识的邹丽佳表示,外经贸厅会给予大力支持,同时要求外资处积极与有关部门沟通协调。现在,相关部门正在办理“沃尔玛”引进昆明的手续,为此邹丽佳多次给彭木裕打,想约个时间当面对他表示感谢。

于是,彭木裕拨通了邹丽佳的,道明原委。邹丽佳听罢高兴地连声说:“刚好过段时间我在香港。彭厅长,您就放心吧!我会安排人好好陪伴她的。”当晚,三人在金龙饭店大堂见了面,两个女人互换了名片,邹丽佳还提出,她现在负责的5星级佳华酒店就快完工了,正式营业时程楠可以负责提供酒水。

1999年1月15日,程楠抵达香港。邹丽佳在酒店门口迎接了她。吃饭时,程楠无意中说起自己只带了几万元钱出来,可想买的东西又很多。邹丽佳便从手袋里拿出一个装有2万元港币的信封递给她说:“这里都是些散钱,你的钱不够,先用着。”程楠没有过多推辞就收下了。

当天,邹丽佳主动陪程楠逛街购物。见程楠选中一套欧洲产的米黄色休闲沙发,邹丽佳抢先刷卡付了4万多元港币。这一天,程楠还给自己买了长大衣等物品,都是邹丽佳付的款。

程楠共在香港呆了四天三晚,包括住宿费在内,邹丽佳共为她支付消费款10余万元港币。回到昆明后,程楠对彭木裕如实讲了此行的经过,彭木裕一听立刻意识到,邹丽佳在香港为老婆购物付款,实际上是冲着他来的。“因为我是厅长,”彭木裕对程楠说,“赶快把钱还给她吧。”程楠大约估算了一下,便准备了1.5万元美金,想在金龙饭店请邹丽佳吃饭时还给她,却遭到拒绝。此后,在至案发长达三年多的时间里,彭木裕夫妇在有时间、有能力、有条件还钱的情况下,一直没有把这笔钱还给邹丽佳。

就在程楠从香港购物回来后不久,彭木裕在设立昆明沃尔玛管理服务有限公司项目的审查意见上,签批了“同意”二字。1999年2月5日,昆明“沃尔玛”公司正式营业。

他就怕妻子不高兴

那段时间,因为家庭美满幸福而重新焕发出生命激情的彭木裕,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用他后来在狱中的话说,是一个“昏了头的人”。他在担任外经贸厅厅长期间,厅里的所有工作人员对他提出任何要求,他都会用清醒的头脑去观察和决定。可是,什么事只要他的爱妻一开口,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满口答应,并会尽力照办。他说,他就怕她不高兴。

在把家里布置好不久的一个晚上,沉浸在家庭美好氛围中的彭木裕,又欣然接受了为妻子“借钱”的另一个要求。

原来,1996年,程楠先后出资注册了云南时利达贸易公司和昆明市官渡区济泰副食经营部。1998年9月21日,时利达公司向银行贷款200万元用于购买红酒。年底贷款到期,程楠又向深港公司借款100万元、为期1个月,用于归还银行贷款。一个月转眼过去,眼看资金周转不灵,程楠便在家中温柔地对彭木裕说:“能不能想办法找人借200万元帮我一下?”

彭木裕想了想,认为此事找厅里下属的一个公司应该很容易办到。于是第二天上午,彭木裕便拨通了外经贸厅的下属企业、省进出口公司总经理兼香港源通公司法人代表吴某的,对他说:“我老婆的公司要进一批红酒,资金周转不开,希望向你公司借款200万元,为期两个月左右,利息照付。”吴某听后表示同意,接着便安排源通公司昆明办事处和省进出口公司各拿出100万元借给了程楠。

程楠不愧是个“讲信用”的商人。1999年6月至11月,程楠安排人分三次从时利达公司账户中以酒款等名义归还了向源通公司的借款100万元及利息3.42万余元;1999年6月20日,程楠从时利达公司账户中转出103万余元,用于归还省进出口公司的借款及利息。

在此次借钱的过程中,彭木裕曾多次对吴某表示感谢。回到家里,在爱妻面前,他也充分展示了一个男人的“能力”和“魅力”。然而,他却忽略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那就是中央和政府一再强调的,关于禁止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经商的有关规定。这个错误,是不能被原谅的。

他曾经放弃做一名国际职员的机会

在看守所里,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彭木裕已到了痛心疾首的程度。他说,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淡泊名利的人,这跟他的出身有很大关系。

“我在农村生活了20多年。家里一直很穷,可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1978年8月,我从广东外国语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在对外经济联络部六局工作。那时我十分珍惜这个工作机会,加倍努力苦干,很快受到组织的重视。1982年1月至1984年1月,我被送到英国布雷德福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回国后在外经贸部国际局工作,曾担任处长等职务。这期间,我曾经有过很多发财的机会,都被我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后来,联合国一个重要机构多次指名聘用我,要我做一名国际职员,给我不薄的年薪。但我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放弃了。我知道,我国正在大搞改革开放,在国内我同样可以发挥自己的作用……可现在,我却亲手毁掉了为祖国做事的大好机会。”

2003年6月12日,昆明市检察院以彭木裕涉嫌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向昆明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同年11月7日,昆明市中级法院对彭木裕一案作出一审判决:鉴于彭有自首情节,依法从轻处罚,以受贿罪和挪用公款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对其犯罪所得予以追缴。

2004年4月6日,云南省高级法院终审裁定驳回了彭木裕的上诉请求。同期,彭木裕被有关部门决定开除党籍。这个被同事公认的工作能力很强、平时能用一口流利的英语与外商交谈的正厅级干部,就这样在悔恨中结束了他的政治生命……

正义

友情链接